→ 你當前位置:返回首頁 >>武夷山散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        碧水丹山 武夷之旅

作者:俏笑嫣然

    天色微明,我便在火車的轟鳴聲和車廂里的嘈雜聲中醒來。一看手表剛六點,顛簸了一夜此刻卻絲毫沒有了睡意。透過玻璃往外望去,金燦燦的稻田和淡藍的天空一下子展現在我的眼前,并向遠處無限延伸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下了火車,換上大巴便直奔武夷山景區。而我們的第一站便是有著“桂林山水甲天下,不如武夷一小丘”美稱的天游峰。
  上山的路是在山石上一級級地鑿出來的,只容一人通過,山勢頗為陡峭。雖然它不是最難攀登的山峰,可當爬上了山頂,風光卻是最美的。站在山頂的觀景臺上極目遠眺,層層疊疊的青山拔地而起,奇麗雄偉。澄碧的九曲溪,如一面細長的鏡子在陽光下閃爍著光芒,在山與山之間繞行穿流,山回溪折,青山碧水,相互輝映。身邊云霧伸手可及。不禁感慨:此景只應天上有!
                 
  最為險峻的要數虎嘯巖了。在虎嘯巖上有個巨洞,每當山風掠過巖石發出近似虎嘯之聲。聲小之時,只能穿耳閃過;宏亮之時,卻可聲震群山,令人毛骨悚然。虎嘯巖應此而得名。
  對沒有恐高癥的人來說,登虎嘯巖也會感到一陣陣心悸。而我只能埋著頭,不敢東張西望。
  右邊是懸崖峭壁,象被刀削過了般的筆直,只有一個水泥扶手給人了們一點點安全感。石階又高又窄并往下傾斜,每爬一步都分外艱難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山上處處可聞桂花的香氣,沁人心脾,讓人神清氣爽。石縫間生長著郁郁蔥蔥的灌木和小樹,不知道它們是如何落入石縫間發芽和生長的,只知道它們看上去是如此頑強不屈。
                 
  還是常言說的好,風光在險蜂。當我大汗淋漓地登上山頂,除了領略到“昔年雕虎呼幽巖,千里清風皺碧潭”的美境,更吸引我的是山腰上陸續往上攀登的人們,一條細長的隊伍蜿蜒曲折,此時他們都如毛毛蟲般大小。突然想到,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是多么的渺小,世間所有的紛爭和浮華又算得了什么?終于真正體會了《秋水》中的那句個人與萬物相比,“不似毫末之在于馬體乎?”而這是我生活在都市里遠遠不能感悟到的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一線天是武夷山的一道奇觀。進了山洞,眼前一片漆黑。兩邊的山谷摸上去也濕漉漉的。
  這是兩座山之間的一道小縫隙,只能容一人行走,最窄的地方只有三十幾公分。我們只能象螃蟹一樣地側行,略胖些的人則會被卡住,欲上不得,欲下不能。走著走著,就看見頭頂露出了一道微弱的亮光,很細很長地從山隙間傾漏下來,這便是一線天了。
  由于是國慶,旅游的人很多,短短一百多米的山洞走了一個多小時。出來的時候看到亮光竟適應不了了,后來發現牛仔褲也被磨了個洞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來武夷山不到九曲漂流等于沒有來。
  上了竹筏,順流而下。兩岸是大片大片的鵝卵石,據劃竹筏的師傅說,《西游記》就曾在這里拍攝過。溪水是湛綠而有光澤的,綠得讓人發楞,光滑而細膩,清澈而透明。隱約可以看見一群群的小魚兒在戲水。
  坐在竹筏上,兩岸景色盡在眼前。一座座山迎面而來。豪氣沖天的大王峰,秀色可餐的玉女峰,惟妙惟肖的鷹嘴巖……一座山峰其實就是一整塊峻峭的巨石,拔地插天,平空而起,凌云而去。線條剛健又不失空靈,惟有此時才看得真切,武夷山其實是一組出神入化的巨石群雕,一組嶙峋鏗鏘的巨石交響樂。
                 
  當地流傳著關于這些巨石的神話故事,為它們披了一件神秘的外衣。讓我想到這些神奇的石頭是從哪里來的呢?是盤古開天辟地蹦落的仙根?抑或是女媧煉石補天遺下的瓊魂?
                 
  小船在山間悠哉地漂過,清風習習,微涼的溪水緩緩地在腳面上掠過。雖不是在長江三峽,卻一樣能體會到輕舟飄過萬重山的感覺。
  猶如置身于一幅水墨畫中,忘記了塵世,消失了記憶,拋棄了言語。
  不是么,面對武夷山,再多的贊美之詞都顯得蒼白無力。
                 
  語言中對風景名勝最高的贊美之詞就是“仙境”,武夷山也不例外。長途跋涉,舟車勞頓,峰回路轉后,見到一處奇山異水,耳目為之一新,心情為之一爽,寵辱皆忘,超然物外,疑是到了仙境。其實仙境就是心境,心靈凈化得沒有一絲雜念,與山石林泉融為一體,所以仙境里的神仙就是我們自己啊。

上一頁  下一頁

返回首頁 | 關于國旅  | 聯系我們 | 公司榮譽 | 網上預訂 | 交通指南

©2000-2008 版權所有 武夷山中國國際旅行社 www.cm612.com 版權所有
公司地址:武夷山國家旅游度假區觀景路35號   郵編:354302
小草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播放